王忠林调研机场火车站:确保防疫不因解封而反弹


邱琳玉手持氧枕、救护箱奔跑。这张照片,被刊登上北京的公交站台。 受访者供图

由于天天接触病人,邱琳玉也不敢回家看孩子,“再过一星期,看看情况吧。”分离的近三个月里,婆婆经常给邱琳玉发孩子的照片和视频,“快三个月了,个子长高了好多。”提起孩子,邱琳玉的语气里满是期待。

“大年初一八点半的时候,我接了一个电话,病人不到四十岁。”救护车赶过去的时候,病人留给她很深的印象,“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直说,你一定要给我想办法”,病人独自一人上了救护车。

记者拍下了邱琳玉冲上车前的照片,连同随车采访视频发到了网上。3月31日,有记者来岱山120站点回访,把照片发给了邱琳玉,“看了之后也没啥,当时就想着往外跑,怎么就被拍了呢?”邱琳玉笑着说。

今日(4月8日),武汉开放了离汉离鄂通道。邱琳玉正好轮班休息,可是还不能回家。“你要不要再隔离一下啊,不要着急回来看孩子,我带得挺好”,婆婆在电话中对邱琳玉说。

疫情延续了两个多月,岱山120站点,每天都在超负荷运作。临近四月,疫情逐渐缓解,接单量也在下降,“发热病人少了,我们开始陆续接其他病人的急救。”武汉人的生活将要回归正常,“4月8日要解封了,我好想回家看看孩子。”

邱琳玉是湖北襄阳人,1月初,她把孩子和婆婆送回襄阳老家后,一家人在楼下的面馆吃面,店老板打趣道:“亏你们回来了,可别再过一段时间你们走不了喽。”一句玩笑话,没有人在意。

约翰逊的发言人还表示,感谢收到的“所有温暖的祝福”。在约翰逊转入重症监护病房后,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爱尔兰、澳大利亚与日本等多国领导人以及英国反对党工党领导人纷纷表示慰问并祝愿他早日康复,许多英国人也在网络上表达了对约翰逊的祝福。

救护车开到一家医院,还没进门,就被保安拦住,“不要往里开了,没有床位。”再开到红十字医院,邱琳玉去急诊室协调,看到了密密麻麻的病人,“你看这种情况怎么办……”,急诊室的人无奈地说。邱琳玉只好招呼救护车上的病人进来商量,病人看到满屋子的人,崩溃大哭,拉着邱琳玉往外冲,喊着:“我不想死。”

“当时前面的记者没穿防护服,我嗓门儿大,就冲他喊,没想到被拍了下来”,4月7日,邱琳玉笑着对新京报记者说。去年11月,武汉市第六医院骨科护士邱琳玉,被调派到岱山120急救站点。没多久,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我被拍下来,是运气好。说实话,在这场战‘疫’中,每个人都在尽最大的努力奔跑。”